|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新县民间故事——黎明的枪声

新县民间故事——黎明的枪声

关键词: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xiaowanzi001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3170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新县东南白云山下有一座东岳庙。50年前,农民反封建斗争的暴风骤雨洗刷了这里的污泥浊水,把一个常年香火不断的“圣地”变为农民运动的中心。开始,农民协会在这里办公,农民自卫军成立后,又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1927年夏,农民自卫军第一排进驻东岳庙。这个排的战士都是农民运动的涌现出的骨干分子,而排长余佩芳和教练官熊振翼却是善于投机钻营的旧军官。他身在革命阵营心在“汉”,侍机叛变,投靠敌人。

    在这个排当战士的廖荣坤,是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员。“宁汉合流”后的一天,廖荣坤秘密向县委报告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熊振翼和余佩芳暗地投靠了反动区长,大劣绅王既元,并谋划拉拢二排和三排的干部,然后把农民自卫军改编为民团。

    县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会议还没有结束,又得到情报,熊振翼已将廖荣坤扣押,自己却秘密地跑到新集。

    新集,在大革命高潮中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的避风港,王既元就在这里过着流亡生活。当大革命失败后,他们蠢蠢欲动,准备返乡,恢复封建统治,熊振翼新集之行,正是同王既元策划叛乱事宜。

    事态的发展表明,敌人加快了叛乱的步伐,当时二排、三排远离一排,不便调动,为了赶在敌人下手之前粉碎叛乱,县委决定,立即商请临近的黄安农民自卫军和箭河革命红军帮助,逮捕熊振翼和余佩芳。

    任务交给了王树声

    王树声同戴克敏、吴先筹商定的行动方案是:我平叛部队趁黑夜包围东岳庙,然后由王树声以谈工作为名叫开大门,先发制人,将熊振翼和余佩芳逮捕。

    夜幕降临后,他们从箭厂河出发,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急行,预计零点前可以到达东岳庙,由于向导迷了路,直到黎明时才影影绰绰看到东岳庙那重檐转角。

    王树声在最前面,他向后边扫视了一下,希望队伍以最快的速度接近东岳庙,便果断地下达命令:“跑步前进!”

    “嚓嚓嚓”的脚步声惊动了一排哨兵。他们以为是民团来偷袭,急忙鸣枪报警。

    余佩芳听到“啪啪”的枪声,翻身下床,命令一排战士紧急集合。

    “报告排长,民团向我驻地运动!”余佩芳听到哨兵的报告,好生奇怪,这是哪里的民团,竟有这大的胆子?他想看一下动静,便爬上了墙头。这时,农民自卫军和革命红军已占领了庙四周的高地,形成包围势态。

    余佩芳根本不把民团放在眼里。他想,天已大亮,周围的农民协会必定赶来支援。到那时,一排分头出击,给民团来个反包围……

    “哼,有好戏。”余佩芳跳下墙头,不慌不忙地走到一排队伍前面,命令道:“就地阻击!”

    一排战士迅速散开,各自进入战斗岗位,有几个战士爬上房顶。

    在士兵后面,王树声、戴克敏、吴先筹分析了新情况,认为熊振翼、余佩芳有了防备,原定方案应当修正。但是,怎样才能做到既完成任务,又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呢?这是个应立即作出决定的问题。

    “啪……”红军队员吴福应倒在血泊中。农民自卫军钢枪班被迫还击。寂静的山谷马上响起了“啪啪哒达”的枪声。

    “……就这样办!”王树声断然结束了讨论,机警地跳到一块石头背后,大声呼喊起来:“一排的战士们,我是王树声,我是王—树—声—”。

    一排的战士听到熟悉的声音,开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他们再次验证没有听错时,就停止了射击。枪声渐渐稀落下来。

    枪声打破山村的寂静。东岳庙附近几个村子里的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队也误以为一排遭到民团的袭击,立即集合人马,火速支援,当他们蜂涌着向东岳庙周围的高地汇集时,也听到了王树声的喊声。农民协会主席余天珍感到情况异常,马上命令大家停止冲击。正在这时,王树声急如星火般跑来,说明真相,要求大家配合行动,接着把队伍带到高地。

    眼前的一切出乎余佩芳的意料,但无丝毫惊慌。余佩芳在北洋军里当过几年连长,与王树声相比,自持技高一筹,至于农民手中那些长矛、大刀、锄头之类的武器,更不放在眼里。

    “射击!打”余佩芳一边下达命令,一边吼叫:“王树声坏了良心,王树声是坏人!”

    王树声是大别山农民运动的领导者之一,一排战士没有不认识他的,此刻,王树声相信一排战士是革命的,只要揭露熊振翼、余佩芳的叛乱阴谋,他们是不会跟着跑的。

    “熊振翼中了美人计,要做王既元的女婿,王既元还许给余佩芳团总官职。他们要把农民自卫军改编为民团,我们只逮捕熊振翼和余佩芳,绝不伤害战友。欢迎一排战友们擦亮眼晴,协助我们。”王树声的话击中了余佩芳的要害,也震动了一排战士的心。

    余佩芳为之愕然,消息怎么漏了?下步棋怎么走……?一连串的问题把余佩芳搅得有点发昏。但他强打精神,一个劲地喊:“这是王树声的离间计,他要夺一排的兵权!”

    “排长,给大家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战士给余佩芳将了一军。

    “王树声到底是不是坏人?”又一个战士问了一句。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敢发誓。”余佩芳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是诬蔑,王树声是好人!”大家听得出,这是廖荣坤的声音。廖荣坤长工出身,办农民协会他是带头人,惩办土豪劣绅他最勇敢,打仗他不怕牺牲,战士在想,廖荣坤有什么错?为什么要扣押他?

    “一排的战士们,请打开大门,打开大门——”,又是王树声的声音。

    “咔嚓,伊—呀——,”大门打开了。余佩芳惊慌之中,对准大门连发两枪。

    开门的战士一个趔趄,倒下了。

    “为什么打自己的人?”战士们纷纷围拢过来,质问余佩芳。

    王树声见大门打开,蓦地跃起,命令道:“冲啊—!”钢枪班,革命红学会和农民们立即向东岳庙冲击。

    王树声拨开众人,朝余佩芳面前走去。

    一排战士小李飞起一脚,踢个正着,手枪从余佩芳右手飞出,“噔当”落地。

    王树声怒气冲冲,把手枪对准余佩芳:“熊振翼在哪能里?”

    “熊振翼在新集”余佩芳有气无力地回答,浑身哆嗦得象筛糠。

    “咚咚咚”,两个战士把东屋那厚实的木门砸开了。廖荣坤从屋里跳了出来。高呼:“我们胜利了。”

    王树声见廖荣坤安然无恙,转怒为喜,亲切呼喊:“荣坤、荣坤”廖荣坤兴奋地挤到王树声面前,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王树声紧紧握住廖荣坤的双手,钦佩、感激之情在胸中翻涌,说:“我代表县委感谢您,接着把手向外一挥,庙外平地集合!”

    王树声阔步走到队列前,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讲了话:“战友们,余佩芳、熊振翼叛变革命。今天,我们揭穿了他们的阴谋,逮捕了余佩芳,挽救了一排,我相信,一排广大战士能够同坏人们划清界线,革命到底。现在,我命令廖荣坤任一排排长。为了安全,一排要暂时离开这里。出发!”

    这时,太阳从东山升起,大家迎着朝霞,踏上了那山间曲折的羊肠小道。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新县!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0376-3274005 传真: 邮箱:1595972457#qq.com
地址:河南新县四桥长潭居委会办公楼五楼 邮编:465500
Copyright © 2004-2020 新县新鲜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豫ICP备11006459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