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新县民间故事——虎穴“借”枪

新县民间故事——虎穴“借”枪

关键词: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xiaowanzi001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3982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这个故事发生在白包恐怖笼罩大别山区的1929年冬季。故事的主人公是后来担任红二十八军军长的高敬亭同志。

    农历冬月初九上午,豫南黄毛尖脚下的一条小道上,一顶花轿犹如一叶扁舟,在茫茫雾海中徐徐前行。坐在轿里的是光山县弦东区赤卫队长高敬亭,四名轿夫是化装的游击队员。他们是去枫树村,向民团中队长周有福“借”枪的。

    原来,入冬之后,盘踞在大别山的国民党反动军队,处心积虑地使出了新花招,他们一改过去的分区清剿为层层封锁,切断了我革命武装的粮食、武器和弹药的来源,妄图竭泽而渔。鄂东特委鉴于上述情况,及时指示大别山区的各革命武装,在保存自己的总原则下,各显神通,走自我补充之路。以粉碎敌人的险恶阴谋。

    冬月初八夜晚,高敬亭召集全体赤卫队员开会,商讨落实鄂东特委指示精神。忽然,我打入民团的联络员王老忠前来报告,五天前,周有福向上峰谎报“剿共战绩”,骗取了20支长枪和10箱子弹的赏赐,现已运回家中。为弦耀自己,周有福决定明天上午设宴请功,附近豪绅将届时光临,还特意派人给他宠妾的老子——水滂村大财主彭广财送去了请柬……

    听到这个“雪中送炭”的消息,全体赤卫队员纷纷举起枪支、大刀请战:“队长,快下命令吧,网中的鱼可不能让他跑掉呀!”

    高敬亭此时显得十分激动,他极力抑制住自己地感情,冷静地对队员们说:“同志们,大家的心情我理解,就是性急吃不了热豆腐。你们想过没有,周有福手下有百十个团丁。武器装备又好。我们满打满算只有34人,21条枪,况且子弹又不充足,硬拼势必吃亏。不过,网中鱼还是要捉的。至于怎么个捉法,请大家献计献策。”

    高敬亭话音刚落,会场顿时活跃起来。几十名赤卫队员七嘴八舌议论开来,很快定下了“赴宴借枪”的行动方案。

    初九上午,周有福家里热闹非凡:院子里一班乐队吹吹打打,门框上破例贴上了大红对联,两侧客房里宾朋满座,笑语飞扬,房子四周,布满了严密的岗哨。这时,周有福仰卧在正屋里的一张椅上,手中摆弄着一串珍珠,比他小20岁的小老婆立其身后,一边用纤细的小手轻声娇气地卖弄着风骚:“有福,一会父亲来了,你可要礼貌点,可不要摆臭架子了,你要是怠慢了他老人家,我可不饶你。”周有福乖乖地说:“我的活神仙,你放心好了,得罪了泰山大人,我还对得起你吗?”说罢,他喊来心腹钱贵吩咐道:“快去传我的命令,一会彭老爷轿到,鼓乐高高奏,鸣礼炮十响,径直抬到正屋门前,我要亲自迎接。”

    不大一会,只听门外有人高声喊道:“彭大人驾到。”霎时,音乐骤起,锣鼓铿锵,礼炮轰鸣,周有福忙对着镜子整理一番,和小老婆一起静候门前。花轿停下来,周有福拱手行礼道:“岳父光临,愚婿荣幸,未曾远迎,万望宽恕。”

    “中队长误会了,彭老爷子还在后头呢?”说话间,花轿里走出一位20出头的年轻人,相貌堂堂,威武健壮。周有福上下打量着站在面前的佰生人,腿杆子有些发抖,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你是何人?”

    “弦东区赤卫队队长高敬亭。”

    此言一出,当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四名扮作轿夫的赤卫队员,旋即闪到周有福的身后,一支支枪口顶住了他的脊梁。钱贵此时也持枪瞄准了高敬亭。双方默言对峙,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周有福到底是个混世的老手。他知道真的打起来,自己的性命很难保全。与其白白送死,倒不如先缓和此种僵局,然后再相机行事。于是,他用颤抖的手抹去额头的虚汗,勉强扮出一副笑脸道:“请,请进屋用茶。”遂即前面领路,把高敬亭引进布置考究的书房,分宾主落坐后,钱贵和一赤卫队员跟着进去,各站一边,怒目以对。

    周有福呷了一口浓茶,不无讽刺地说:“你们五个人五条枪,竟敢闯入我府,胆量令人佩服。”高敬亭神情自若地吹着杯中泡沫,坦然回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只要一句话,你们就要到阎罗殿报到。”

    “哈哈!”高敬亭笑道:“若那样的话,你先在我们前面带路。”

    “老实说,你们这次来的目的何在?”

    “借你长枪20条,子弹10箱。”

    直到这时,周有福才明白高敬亭等人的真正来意。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熬费苦心搞来的枪支、弹药,还没派上用场,就被赤卫队卡住了喉咙。他越想越有气,“啪”的一声搁下茶杯,傲慢地说道:“你好大的口气!门外都是我们的兄弟,我就是把枪弹给你,你能走得了吗?”

    高敬亭蓦然地站起来,冷笑道:“我的神经并不衰弱,恐吓又有何用?中队长既无借枪之意,那我就告辞了。不过有一句话向你言明,今天下午,请你备副棺材去收你岳父的尸体。”说罢装着要离去的样子。

    周有福不禁“啊”了一声。起初,他没有认真分析高敬亭的来历,弄不清他是怎样坐着岳父的轿子来的,现在才恍然大悟。他急不可待地问:“彭老爷在哪里?”

    “这是军事秘密,恕不奉告。”

    “你们什么时候放他?”

    “等我们借枪回去时。”

    “我若不借呢?”

    “那你就动手为彭财主准备后事。”趁混乱时躲进书房屏风后面的周有福的小老婆,听说父亲被赤卫队扣作人质,“哇”地一声哭开了。发疯似的跑过去,摇着周有福的膀子说:“快把枪弹给了他们吧!不然,父亲他……他就没命了。”

    “你瞎嚷嚷什么?”周有福顿时来了火气:“我把枪弹送给他们来打我呀。”

    “好呀!”娇气女人撒泼了:“你不救父亲,他也不活了。”说着就将头往墙上猛撞。

    周有福见状,不知如何是好。他忙走过去,拦住小老婆,劝吼道:“别这样,我没说不救呀!”说毕回过头来,对高敬亭说:“你说借枪,不知啥时归还?”

    “这是后话,须另当别论。”

    周有福无计可施,只好叫钱贵取出枪支和子弹,如数装进花轿里,亲自把高敬亭等送出村口。他望着远去的花轿,想到得而复失的子弹和枪支,象一个泄了气和皮球瘫软在地上。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电话:0376-3274005 传真: 邮箱:1595972457#qq.com
地址:河南新县四桥长潭居委会办公楼五楼 邮编:465500
Copyright © 2004-2022 新县新鲜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联盟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id":"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