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世纪春城
下载APP
新县网app下载

主题: 拾忆

  • 风摆柳
楼主回复
  • 阅读:2170
  • 回复:6
  • 发表于:2019/6/4 2:08:1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新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像我们六几年出生的人,刚记事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中期。据说,那是个黑白颠倒的疯狂年代。具体荒唐到什么程度,儿时的我们不谙世事,没啥概念。一个穷乡僻壤的山区小县,也没听说上演过什么骇人听闻的闹剧。脑海里只有一些零碎的模糊的片段,抖落出来,掸掸灰尘,或许,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读二年级时的某一天,阮老师站在黑板前,面对着全班学生,语气沉重的说:“我有罪,你们可以批判。”同学们面面相觑,无不愕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那是因为学校也受到了革命运动的冲击,所有的知识分子(包括老师),统统被红卫兵扣上了“臭老九”的帽子。难怪阮老师会突然冒出那一句,原来是迫于形势的压力呀!
 还有一次,卓湾学校在操场上召开全体师生大会。一位年轻的大队干部xx亮到会讲话,讲几句,他就站起来,紧攥拳头,振臂高呼:“打倒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台下师生也跟着齐声高喊,群情激昂。
 结果呢?邓小平未被打倒,倒是华国锋当上主席后,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十年动乱宣告结束。举国欢庆,大快人心。当时,小孩子都爱念:小包车,滴滴滴,里面坐个华主席,华主席戴红花,全国人民都爱他。
 所谓的小包车,就是那种军绿色的吉普车。在当时,只有权高位重的达官贵人才能乘坐,平民百姓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曾任新县县委第一副书记的刘忠国是白果树蔡庄人。逢年过节,他就会坐着小包车回家。小包车停在屋后头,我坐在自家门口,远远地就能看见,艳羡不已。
华主席巨幅画像印发到各个大队部后,校领导都要亲自带人敲锣打鼓将画像接到办公室,和毛主席画像并排挂在墙壁上。每个家庭的堂屋中间墙壁也要张贴主席像。那时不许烧香烧纸,更不许悬挂“祖宗昭穆神位”。破四旧,立四新,移风易俗。如有违反者,轻则游街批斗,重则遭遇牢狱之灾。谁敢拿鸡蛋跟石磙碰呢?
大概是72年的初夏吧,我湾来了一个外地的裁缝师傅,湖北的蛮子,姓吴。按当时的话说是出来搞副业的。他带着缝纫机,专门给人做衣服。在我家做的时候,我总爱瞧顶台,但不乱动。可没过多久,吴师傅被大队干部抓走了,理由是,他的几根白眉毛是无线电,有重大的特务嫌疑,在看守所里关了个把月。放出来时,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默不作声地把机子挑走了。看来,那一年他是北方不利呀。
文革时期,还有一个硬性任务。凡是挣工分的社员,无论男女,年龄多大,都要背诵毛主席语录,公社驻队干部随时都会下来突击检查。背不好的,大队支书挨熊,还要扣被抽查者的工分。由于当时文盲太多,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吃完夜饭不能早点休息,要么带着煤油灯去本湾的文化站学习,要么叫自家孩子念语录学着背。尽管如此,还是闹出不少笑话。
 我大爹目不识丁,时任生产队队长。有天正在稻田里弯腰栽秧,检查的来了,点名叫他背诵“批评与自我批评”那一篇,大爹一紧张,竟然说成“驴子批评我,我批评驴子”。
为了配合上级部署,每个学校都要组织宣传队,以歌伴舞的形式,走村串户,宣传文革的伟大功绩。卓湾学校也组建了一支,都是从高年级挑选的能歌善舞的女生,队长张学文,我姐也是其中的一员。所演唱的曲目不外乎那些歌颂党,歌颂毛主席的红色革命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下定决心》等。
其时,还有个比较先进的宣传工具——有线广播。那时没有电视和收音机,每家每户必须安装广播,强制性的,缺一不可。县广播站把信号发送到各公社后,公社再用一个高功率电池将信号通过裸露的铁丝传送至各个农户,只要你在广播上接根地线,就能发声了。每天早中晚各播音一次,每次俩小时。先转播中央台的节目,然后新县的播音员再用生硬的普通话播报本县新闻。什么县委召开扩大会议;抓革命促生产;开山辟岭造良田,兴修水利夺高产等。最后,天气预报,播音结束。毫不夸张的说,全县所有农村家庭响的都是一个声音。
对于社员们来说,才不去关心你播的什么内容哩,只是把它当作一个闹钟而已。早上六点,广播响了,哦,天亮了,赶快起床吧!催促上学的孩子:“还不快走,马上熄广播了!”
我喜欢听广播。尤其是早上七点整中央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和晚上八点整的《各地电台联播节目》。足不出户,就能知晓国家大事,了解世界风云变幻。也爱听里面的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每天必播,耳熟能详。至今,仍能唱出其中的选段。
虽然广播肩负着重要的政治使命,但也不乏娱乐的一面。譬如,民族音乐、相声、快板书、山东大鼓等。经常收听广播,还能练习普通话的标准发音。 幼年读书,不时兴普通话,每每我一个人在家时,就会随意拿本书或一张旧报纸,学着播音员的腔调大声的念着。不料,有次被母亲逮住了,大骂一通:“不好好做作业,一天到晚南腔北调的!”按现在时髦的话说,我也是无语。
 和许多新生事物的运动轨迹一样,随着电视的普及,有线广播也由轰轰烈烈的应运而生,到最后悄无声息地消失。
来自手机版
  
  • 只求一份安定
  • 发表于:2019/6/4 14:35:15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老师的文字写的真不错
风摆柳
风摆柳: 谢谢老师夸奖。我只是爱好写写画画而已,所谓的作品根本不能登大雅之堂。只能说感谢这个时代,感谢新县网,给我们这些草根提供了练习的平台。时光倒回三十年前,普通的笔者要想将自己的草稿变为排列整齐的铅字,见诸报端,那真比登天还难,更谈不上有阅读的受众了。庆幸自己赶上了好时代。
2019-06-04 18:56:12 回复
  
  • 拔芽
  • 发表于:2019/6/4 19:33:14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每次看你写的文字都能静下心
风摆柳
风摆柳: 您能静下心来读完,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2019-06-04 20:57:23 回复
  
  • 拂尔摩丝
  • 发表于:2019/6/4 23:15:32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喜欢您的文字。常来
风摆柳
风摆柳: 希望经常来
2019-06-05 08:17:39 回复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